嫦娥五号“太空牵手”的背后美女汉堡店4

国内新闻 时间:2021年11月23日 10:09

  嫦娥五号“太空牵手”的背后

  2020年12月6日5时42分,嫦娥五号上升器成功与轨返组合体实现交会对接,并于6时12分将样品容器安全转移至返回器中。由中国航天科工二院二十五所研制的月球轨道交会对接微波雷达,作为这次关键任务的核心产品,是中远距离测量的唯一手段,成功引导完成我国首次月球轨道自主交会对接任务,助力嫦娥五号实现“太空牵手”。

  日前,中青报·中青网记者来到中国航天科工二院二十五所,探访由该所自主研发的“国货之光”背后,航天青年的奋斗、创新和坚守。

  “我们研制的微波雷达在此次任务中首先捕获、稳定跟踪、精确测量、可靠通信,成功引导嫦娥五号实现‘太空牵手’。”二十五所空间载荷总体技术研究室主任邓晓东看着监视屏幕上的对接画面,感慨万千。邓晓东说,在二十五所,人人皆知“93号楼6楼东侧的灯永远亮着”,那一角是微波雷达研制团队的办公室。

  38岁的贺中琴是微波雷达研制团队第一位女设计师,也是第一批参与产品研制的设计师之一。从参加工作开始,她与微波雷达朝夕相处14年,共同成长,“说起微波雷达,就像说起自己的孩子”。

  2007年,贺中琴考入中国航天科工二院读研。此时,微波雷达项目刚刚启动,导师孙武正是项目总负责人。刚满24岁的贺中琴便加入了微波雷达研制团队,一头扎进产品研发工作。

  虽说是团队当时唯一的女孩子,但贺中琴从未享受过“优待”,“我们都是一门心思搞研究,科研面前不分男女”。回忆起刚加入团队的时候,贺中琴有些不好意思,“师傅对所有事情都很严格,我那时年纪小,被他训斥两句,就躲到厕所哭鼻子,还挺丢脸的。”但是擦干眼泪,贺中琴咬牙接着干,“飞船只发射一次,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师傅的话贺中琴一直记在心里。在孙武的带领下,贺中琴迅速成长为团队骨干。

  为了给微波雷达设备在飞船舱里寻找一个合适的安装位置,贺中琴带着几名操作人员在北京六环外的一个暗室,一待就是大半年,“正值盛夏的时候进去,出来的时候已临近春节”。

  由于试验对环境的要求特殊,为了隔绝外界干扰,他们必须在铺满吸波材料的暗室里操作。暗室只有一个门,每次进去,他们都得把之前铺好的吸波材料挪开,最后进去的人再重新码好。“除了吃午饭,我们都不敢再出去,也不敢喝水、上厕所。”贺中琴说。

  2011年,贺中琴作为主任设计师,带领团队开始了探月工程交会对接微波雷达的预先研究工作。紧张的研究周期、从零开始的自主设计,没有可借鉴的经验,问题常常一个接着一个。“大家的想法就是拼了,管它什么难题,来一个解决一个!”

  在同事眼里,贺中琴是个乐观、豁达的团队开心果。但一提到女儿,贺中琴的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对小家总是亏欠”。

  贺中琴的丈夫也是一名航天人,加班加点也是家常便饭。微波雷达开展软件落焊时,女儿刚满1岁,看着接下来满满当当的工作日程,分身乏术的贺中琴狠了狠心,决定给女儿断奶。每天晚上10点多回家,听到卧室里传出女儿撕心裂肺的哭声,贺中琴只能一遍遍默念,“宝贝,对不起”。

  同在微波雷达团队的贾学振是贺中琴的师弟。他2009年进入项目组,“一晃就是10个年头,基本没有假期,有时一出去就是小半年”。

  嫦娥五号的轨道器和上升器交会对接,采用了抱爪式的弱撞击对接机构,是体量相差巨大的“大追小”复杂受力过程。因此,需要微波雷达的测角精度更高。

  “我们采用了创新的误差补偿算法,进一步提高了微波雷达的测角精度,大幅提升了精准对接的胜算。”副主任设计师贾学振说。

  精益求精是航天人的精神。在此前“天舟”“天宫”交会对接微波雷达已经实现减重一半的基础上,这次嫦娥五号再次开展了轻量化的改进。

  技术在不断迭代升级,交会对接雷达减去的重量比月壤采样重量还重,“哪怕1克的重量减轻,对月壤采样任务的意义都是巨大的。”邓晓东说,探索一代、预研一代、研制一代、装备一代,重大工程的需求将牵引着基础技术发展方向,像3D打印技术、微波高密度集成技术等一系列先进技术,将进一步支撑微波雷达向芯片化、低功耗、高集成化发展,支撑工程需求。

  从2011年到2020年,从神舟八号与天宫一号的“太空之吻”,到嫦娥五号轨道器和上升器的“太空牵手”,9年间,二十五所微波雷达“六战六捷”的背后是航天青年数十年如一日的执着与坚守。正如微波雷达总师孙武所说:“我们已整装待发,向月球进发!向更遥远的深空进发!向更广阔的领域进发!”

  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韩飏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于晓】

版权声明:以上文章中所选用的图片及文字来源于网络以及用户投稿,由于未联系到知识产权人或未发现有关知识产权的登记,如有知识产权人并不愿意我们使用,如果有侵权请立即联系,我们立即下架或删除。

热门文章